是文保员跟对方协商,这些“护宝汪星人”,肩负着保护四川安岳文物的重任

  是文保员跟对方协商,这些“护宝汪星人”,肩负着保护四川安岳文物的重任
  为了看护这些文物遗存,他们雇佣了不少本地农民充当“文保员”,

安岳县文物局副局长唐文军向新京报记者透露,目前每月150元的伙食标准,是2012年制定的,考虑到物价上涨,以及“护宝汪”的工作强度较大,县里正在提交报告,申请增加拨款,帮助这些“护宝汪”提高待遇,2016年6月,安岳县多部门组织了一场论证会,最终决定给县内部分文保单位配备狼狗。
  这些“护宝汪星人”,肩负着保护四川安岳文物的重任。受访者供图
  安岳毗卢洞第8号柳本尊十炼图窟。图/视觉中国
  

38只狼狗保护当地佛雕,“缺编”20条左右;官方回应系因“人手不够”,正协调提高待遇
  

6月上旬一个深夜,四川省安岳县虎头山顶的茗山寺内,一阵急促的狗叫划破夜空。正在熟睡的曾祥余一个激灵,起身,抓起手电,走到院内。他看到,一名陌生男子急匆匆地转身,离开茗山寺,消失在了夜色中。
  

曾祥余所住的茗山寺,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现存摩崖造像63躯。他的身份,则是安岳县文物局的专职“文保员”,负责看护这些历经千年的摩崖造像。而那条“立功”的狼狗,则是安岳县文物局的在编“护宝汪”,由县财政供养,每月“伙食费”150元。
  

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,安岳县文物局副局长唐文军表示,雇佣“护宝汪”,主要是从节约人手和成本角度考虑,目前还缺编20条左右,看护文物“效果显著”,“2012年开始,没发生被盗情况”。
  

四川省安岳县政府官网上,“中国佛雕之都”六个字异常醒目。
  

安岳县文物局文保股股长黄科进告诉新京报记者,安岳县境内现存各级文保单位900多处,其中仅摩崖造像就超过200处。这些摩崖造像,竣工年代从唐代,一直绵延至清,几乎从未断绝。“无论从规模还是数量上,都堪称佛雕之都。”黄科进说。
  

对于当地文保部门来说,这些摩崖造像,既是财富,也是“压力”。黄科进介绍,针对这些造像的文物盗窃行为,在安岳一度十分猖獗。“基本都是外地人来偷,趁夜色,偷完就走,很难被发现。”
  
是文保员跟对方协商,这些“护宝汪星人”,肩负着保护四川安岳文物的重任
  

黄科进告诉新京报记者,安岳县文物局负责文物保护的文保股,目前编制内人员只有两人。为了看护这些文物遗存,他们雇佣了不少本地农民充当“文保员”。每月由财政拨款,向文保员发放工资。
  

而自2006年起,安岳县在辖区内,包括毗卢洞石刻等8个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配备狼狗,作为文保员的补充。到了2012年,又逐步推广至省级、市级及部分县级文物保护单位。这些“护宝汪”由财政供养,每只狼狗每月享有150元的“伙食费”补贴。
  

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目前,安岳县在全县31个文物保护单位配备有38条“护宝汪”。而黄科进向新京报记者透露,按照他们的预算,安岳全县应该配备至少57条这样的狼狗。
  

即便以最低的需求计算,安岳的“护宝汪”也“缺编”20只左右。
  

“主要还是资金问题。”黄科进告诉新京报记者,使用电子设备进行监控,每月固定开销将近3000元。相比较而言,使用“护宝汪”的费用则要低得多。文物局400至600元之间,由文保员饲养,每月补助150元。
  

安岳县文物局副局长唐文军向新京报记者透露,目前每月150元的伙食标准,是2012年制定的,考虑到物价上涨,以及“护宝汪”的工作强度较大,县里正在提交报告,申请增加拨款,帮助这些“护宝汪”提高待遇。
  

唐文军说,“护宝汪”的待遇,最终能提高到什么程度,还要看财政部门的实际情况。
  

“就目前来说,平均每天5元的伙食标准,很难让这些狗顿顿吃上肉。”唐文军说,自己曾经建议文保员“多买猪下水”,以确保这些狼狗的营养。
  

安岳“护宝汪”已成新一代“网红”。这些“安保狗”如何上岗,工作生活又感受如何?新京报记者通过采访多位文保人员,以“汪星人”角度进行了一段“旁白”。
  

爱吃肉、爱爬山,看得了文物,值得了夜班,高大威猛,身负重任,我是四川安岳的“护宝汪”,新一代“网红”。
  

爸妈把我生得个头高大,嗅觉灵敏,因此,我顺利地通过“公务员考试”,端上了“铁饭碗”。因为,文物局在从狼狗幼崽中进行遴选时,会着重考察个头和触觉灵敏度——工作性质特殊嘛!个头高的,对盗窃者的威慑力强,触觉灵敏的,遇事反应也更快。
  

我平时吃住都在文保单位的生活区里。白天还好,晚上文保员睡了,我就要值夜班。一旦发现可疑人员,就要发出警报。
  

这些盗窃文物的人类,趁着夜色上山,根本没想到有我的存在,我一叫,就能把他们吓跑。
  

你问我值夜班的感受?我们的工作地点,大多在深山里,到了深夜,文保员睡了,我瞪着眼睛,守护着传承千年的摩崖造像。山上很安静,似乎都能听见风声。
  

前不久,一个陌生的男子在深夜上了山,走进了茗山寺的大门。
  

这么晚了,怎么会有人来这里呢?我判断,这人八成是个盗宝贼!于是,我猛地叫了起来,叫声吓到了这个男子,也叫醒了文保员。这名不速之客落荒而逃。
  

我们这一批“护宝汪”,参加工作已经4年了。在我们上岗之前,为数不多的文保员,看护不过来安岳县那么多的摩崖造像。
  

我们加入后,情况有了很大的改善。连我们的领导,安岳县文物局副局长唐文军都说过,配养了“护宝汪”的文保单位,4年来没出现被盗的情况。
  

其实,我也闯过祸。有一次,我把一个上山参观的游客当成小偷,给咬了一口。后来,是文保员跟对方协商,才解决的。
  

虽然是轻伤,但是我也受到了严厉批评。不过,我们这些“护宝汪”平时还是很可爱的,不会给文保部门丢脸。
  

说了这么多,我能趁机提个小要求吗?我想多吃点肉。虽然我也知道,文物局经费紧张,但是我白班加夜班,一天伙食费才五块钱,还是有些吃不消。希望每天吃上一顿肉,保护文物才更有力气呀。
  

曾举行论证会研究,从经济成本和效果考虑
  

“如果能招到人,我们也不至于用狗。”在黄科进看来,使用狼狗,实际上是文保部门的无奈之举。他告诉新京报记者,安岳县境内的摩崖造像,大部分位于深山中,人迹罕至。如果要当“文保员”,基本上只能全职工作。而文物局限于经费,能够给予“文保员”的薪水十分有限。“国家级文保单位一个月一千元,省级六百到一千不等,市县级的更低。”
  

这样的薪资待遇,显然无法吸引年轻人。因此,安岳县的“文保员”,绝大部分为当地老人。“老人看文物,夜里巡查什么都不方便。”
  

黄科进介绍,由于安岳县文物盗窃活动猖獗,2016年初,文物部门组织来看家护院,这一举措让安岳的同行很感兴趣。2016年6月,安岳县多部门组织了一场论证会,最终决定给县内部分文保单位配备狼狗。很快,安岳县境内的8个国家级文保单位,便拥有了自己的“安保狗”。
  

“曾发生过极少误伤游客事件,文保部门出面协调”
  

相比较“文保员”,这些“文保汪星人”夜间值班能力优秀。不过如何管理它们,成为不少网友热议的话题。有网友质疑,原本用来保护文物的“汪星人”,会不会对摩崖造像造成损害。
  

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,安岳县文物局副局长唐文军表示,这些狼狗平时居住在文保点的“生活区”内,与文物隔离。“距离摩崖造像有一定距离,但是又能照看到文物。”
  

唐文军告诉新京报记者,相比较“破坏文物”而言,最让他们担心的,是这些狼狗伤害附近居民的家禽,乃至伤人。“以前有过误伤游客事件,不过很少,程度也不严重,一般是当地文保员能处理的就自己处理,不能处理的,由文物局出面协调赔偿。”
  

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王煜
  ”黄科进说,因为,文物局在从狼狗幼崽中进行遴选时,会着重考察个头和触觉灵敏度——工作性质特殊嘛!个头高的,对盗窃者的威慑力强,触觉灵敏的,遇事反应也更快,一旦发现可疑人员,就要发出警报,“国家级文保单位一个月一千元,省级六百到一千不等,市县级的更低。